龙泉市

/ 来源: / 访问:1545


登录人民网通行证    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作为沈阳市委机关报,沈阳日报自创办以来始终高扬政治家办报的优良传统,在这个光荣集体里,优秀共产党员、优秀新闻工作者、劳动模范等先进人物层出不穷。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王岩用心学习并融会贯通,逐渐形成了自己政治站位高、理想信念坚定、大局意识突出、政治敏锐性强的工作风格和业务能力。他忠诚党的新闻事业,注重加强理论素养,坚持紧密结合实际,始终把政治家办报的要求落实到日常新闻工作实践中。

评论是一张报纸的旗帜。王岩多年在理论评论阵地耕耘。评论文章不同于一般新闻稿件的写作,需要强大的理论储备。为了做到与时俱进,王岩不断学习,认真研究各项政策,全市重要会议的精神,他从头听到尾,既捕捉细节更抓住灵魂;市委、市政府的重要文件,他拿来反复研读;全市理论社科界的座谈研讨会,他逢会必到场,认真记录。他非常熟悉党史,对于历次党代会、两会的准确提法,同年发生的热点事件,党中央又是如何评价的,都一清二楚。沈阳广播电视台总编室副主任龚波与他同期在市委宣传部新闻阅评组工作,他发现,只要涉及这些问题时,王岩都如数家珍,根本不用查书本。他的手机里订阅了242个微信公众号,绝大部分都是政论、智库、新闻、写作方面的内容。

每隔一个时期,为了落实全市中心工作和上级部门的要求,宣传部门都要完成相应的专题研究文章,王岩总能很好地把握这些题目。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前,他便主动给市社科联办公室主任刘碧颖打电话,提前研究会后学习文章的撰写工作。会后,他又组织专家学者拟定题目,分头执笔撰写了“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论”系列文章,刊发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新境界》《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的科学判断》《把握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新特征》等一批高质量的理论文章,有力地传播了党的理论,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宣传效果。

除了宣讲好理论政策,王岩认为,沈阳日报更要讲好沈阳故事,发出沈阳好声音。他约请了很多辽沈地区的专家学者,探索用理论的方式服务于沈阳振兴发展,推出很多精彩的理论文章,并体现出与沈阳实践相结合、与沈阳当下亟须解决的问题相结合的突出特点,令读者印象深刻,也在全国党报理论评论界做出了名气。是他的努力,让沈阳日报的理论评论变得更有深度也更有温度,为推进城市发展进步发挥了积极作用。

在十多年前,王岩了解到人民日报评论员王金海站位高、政治性强,就主动向从未谋面的王金海约稿,并先后在沈阳日报重点推出了10多篇,产生了良好反响。后来,王岩到北京开会找到王金海,相谈甚欢。近年,王金海调任人民日报辽宁分社社长,惊闻王岩去世的消息后,特地连夜赶写了一篇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重庆代表团审议时重要讲话的评论文章,并决定在沈阳日报首发,向王岩致敬。

就在他去世前不久,王岩还与辽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通电话,就现阶段提振精神的话题进行探讨,并确定了“沈阳振兴要抓住提振信心这个关键”的主题。在他去世前三天,梁启东根据谈话内容完成了文章,让他遗憾的是,王岩还没来得及修改,人就走了。可以告慰的是,3月29日,这篇饱含智慧和心血的文章终于在沈阳日报刊出,传递出沈阳振兴的正能量。

王岩,被誉为沈阳党报新闻评论界第一人。2006年、2009年他先后被确定为辽宁省和沈阳市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2011年当选为第十届辽宁省优秀新闻工作者,2016年被评为沈阳市社会科学工作先进个人,是沈阳新闻奖设立以来首届年度大奖获得者。多年来,王岩撰写和编辑的理论文章,以及他组织创办的“话题网议”“每周话题”“宇论焦点”“周末论坛”等评论栏目,屡获全国报纸理论宣传优秀文章一等奖、全国副省级城市党报评论理论优秀文章一等奖、辽宁新闻奖名版名栏一等奖。作为沈阳市新闻理论评论带头人、优秀专家,他在全国党报理论评论界享有很高声望。

工作为大

他始终追求卓越

王岩不满足于守成,而是不断创新。在党报理论评论这个创新压力相对较小但创新难度却最大的领域,王岩付出了外人难以想象的艰辛,贡献了毕生的智慧和心血,走出了一条党报评论由政治宣传向政治传播的精彩转型之路。

2011年,为迎接两年后的第十二届全运会在沈阳召开,市委宣传部策划推出“全运十二论”大型系列评论,抽调沈阳日报优秀记者组成写作团队,决心以生动鲜明、更接地气的表达,奏响党报评论的时代强音,树立党报评论的崭新形象。这是沈阳党报评论史上一次开创性的探索,王岩被确定为策划班子成员和总主笔,从而留下了一段属于“沈轩言”的辉煌。

创新没有现成经验可循,一切重新学习、钻研。王岩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收集了全国各地的报纸,这些全摞起来高达两米的资料,无论会上会下,他都反反复复地分析研究,带领大家论证推敲。经过议定题目、确定风格、草拟初稿后,他又与撰稿人几上几下地沟通修改,最后再拿到自己的案头一遍遍精雕细刻。时至今日,市委宣传部研究室主任马驰回想起那段日子依然历历在目,两人经常在夜里还反复打电话研究,熬到后半夜就在办公室里睡一觉。

2011年4月8日,“全运十二论”第一篇《2013,沈阳拥抱全运会》以“沈轩言”的署名在沈阳日报一版重磅推出后一炮打响,十二运组委会将沈阳日报挂到公告板上供所有工作人员学习。接下来,从节俭办全运,到全民参与全运,从开创新风的全运,到惠民生的全运……一篇篇立意高远、视角独到、笔触优美、新风扑面的文章迅速赢得好评如潮,很多人把每篇稿子都剪下来收藏,还有人打电话到编辑部,问下一篇什么时候刊出。“沈轩言”从此成为沈阳新闻评论的一面旗帜,并一发而不可收,又相继推出“沈阳市第十二次党代会十二论”“微笑沈阳十二论”“全面振兴十二论”等,还有王岩直到临终还在酝酿创作的“实现‘五高’要求、建设‘四个中心’”系列评论。

王岩始终是“十二论”的破题人和总主笔。

2012年,市委宣传部与沈阳日报共同策划“沈阳市第十二次党代会十二论”时,王岩代表报社提报了十二个选题,这十二个题目不仅站位视角高,而且方向把握准,环环相扣,形成完整体系。时任市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的赵书科说:“如果没有深厚的理论功底和对党代会相关文件的深刻领会,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完成这些题目设计的。”

全国副省级城市党报评论理论宣传研讨会每年召开一次,大连日报编委、全国副省级城市党报理论评论研究会会长王晓飞与王岩在会上相识。王岩在会上发言时多次提到沈阳日报各种系列的“十二论”,王晓飞看他这样津津乐道,索性跟他开玩笑说:“干脆你就叫王十二吧。”王岩不以为忤,哈哈一笑,看得出来他的满足。

王晓飞还记得,在2012年的年会上,王岩介绍了为配合“微笑沈阳”活动而创作的“微笑沈阳十二论”。他开始讲述创作初衷时,与会者认为这是小题大做,还有人同情地说“真难为你们了”。但是,当大家捧起这十二篇文章时,读到其中的精心、用心和匠心之处,无不肃然起敬——微笑,人类最美好的表情,沈阳会因微笑而更加可爱,微笑沈阳初体验,从羞涩到大方,从心动到行动,从个体体验到集体行动,从被动感动到主动传递,传播微笑文化。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微笑沈阳”行动持续了五年多,其中媒体人的推波助澜功不可没。沈阳日报报业集团因此赢得“微笑沈阳传播力大奖”。

系列“十二论”后来集结成册,王岩都留了一本,素淡的水绿色封面,一如它的主人,利万物而不争,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他的书架里。

“十二论”背后的甘苦,也只有参与者自己知道。写“微笑沈阳十二论”时,沈阳日报记者傅淞岩曾经和王岩共同战斗,对他的一丝不苟有着深切感受。《微笑沈阳的“发现之旅”》这篇稿子改到第五遍时,他几番努力,才得到市了有关领导的认可。可是,王岩又提出了新的修改意见,傅淞岩一赌气要回家。刚到西塔,他就接到王岩的电话。王岩对他说:“无论你在哪里,我都想过去见你……”他们在西塔附近一个茶吧见面了,一起来的还有相关领导。王岩一见面就先做了自我批评:“很多灵感都是刚想出来的,之前没想到,所以让你受累了!”这么一说,傅淞岩一下子理解他的较真了:自己受累,可他又何尝是在付出?心情平复了,他们就在茶吧里讨论起来。王岩一针见血,抓到了文章的痛点,傅淞岩后来心悦诚服地说:“王老师,是你让我又做了一回学生,而且心甘情愿。”王岩略显疲倦的脸上露出少有的微笑,平静地说:“我每篇文章都这样写。”那一刻,傅淞岩被彻底震撼到了。

实际上,每一位“十二论”执笔者、“沈轩言”的成员都有过类似的经历,从王岩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受益匪浅。这个品牌凝结着王岩的大量心血,是他的匠心所在。对于党报理论评论宣传,他形成了明确的思路,那就是长期搞精品,即打造品牌;中期抓项目,即推出重点系列;短期抓问题,即针对城市发展面临的实际问题。他为沈阳理论界、新闻评论界锻炼了队伍。一位当时负责“十二论”的老领导说:“一花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作为沈阳理论界、新闻评论界的带头人,王岩最大的贡献就是带出了一支成熟的队伍。”

与此同时,他探索壮大评论写作队伍,整合社会资源为党报所用。

在市委党校校务委员阎质杰的印象里,王岩与各界专家学者们在交往中,总是跟大家平等相待,有着这些知识分子们最欣赏的君子之风,没有一点点铜臭气息。正是在他的影响和培育下,沈阳日报聚集了一大批社科界理论宣传专家,用沈阳大学教授张红的话说:“他扩大了沈阳的理论队伍圈子,他对每一个作者都特别真诚。”

任务为重

他就是没有学会拒绝

对于行走在白天、黑夜之间的新闻人来说,“24小时状态”已成为他们生命的常态。

王岩更是如此。作为时事评论部主任,他要参加部门轮值夜班;作为编委,他还要参加周末轮值夜班。除了自己负责的时事、理评专栏专版,还分管专副刊和体育部。特别是最近两三年来,在沈报集团的转型发展中,他承担了更重的担子,白天也有很多工作等着他,论坛活动、智库建设、创办万泉文学社,以及主办全国副省级城市党报理论研讨会……包括会场的布置都要亲力亲为,经常忙活到后半夜。他常常是报社办公楼层最后一个关灯人。很多沈阳日报的特约作者提到一件细节,那就是每次深夜有问题需要跟他沟通时,总是很快就能得到他的回复,而他们收到王岩微信发来修改意见、改后稿件和版样的时间,不仅有当夜的,还有次日早上七点多钟的,“这说明他一直是在工作”。

但是,不管前一天干到多晚,第二天他常常中午前就出现在报社。对于王岩来说,忙碌是一种常态,可不管多忙,他都能安排得井井有条,忙而不乱,从来没有一句牢骚,挂着淡淡的笑。那笑稳稳的,给予身边人的是信心和坚定,是亲朋好友、同事同学怀念他时的一幅永存的风景。

王岩和妻子聚在一起聊天的时间很少,但只要是聊天,他的话题几乎都是围绕着工作,聊新闻聊选题,沈阳日报的很多系列评论、报道,甚至报社很多领导同事的名字,妻子都耳熟能详。即使夫妻俩一起出门,途中他看到什么事、什么景,也总说“这个事可以写一篇言论稿子”“那个场景可以拍一幅新闻图片”。妻子是最了解他的人,“他就是太热爱自己的工作了,不然他也不会这样全身心地投入,无论多么辛苦,他都乐在其中!”

有人说,关注王岩的微信朋友圈,最大的感受就是一个爱字,满满的对事业的爱。而这样的爱,好像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填满了那些他还在我们身边的时空。

日报副刊部是王岩分管的一个部门,2016年初冬,副刊部主任于勤起草一份第二天上午就要交稿的报告,熬到很晚时忽然思路枯竭、备受煎熬,便试着给王岩发微信求助。“他在值夜班,反正没睡呢,不算打扰他休息!”那天王岩其实并不值班,也在伏案疾书。接近零点,电话打过来了,王岩经过一番思考给出的建议化繁为简,四两拨千斤,让于勤感觉一下子豁然开朗,“工作中遇到难题,他的帮助总如春风化雨”。

查阅王岩电脑里的稿件修改记录会发现,他几乎没有放过任何疑点,常常改动极大,把握准确。而在这个每位文章作者都能查看的记录里面,不仅仅是他把关的责任,还有他对年轻后辈的示范。一个编辑最可贵的品质就是甘为他人做嫁衣。同事们回忆:“他总是以默默的力量感动人。”在2017年申报社科课题时,沈阳日报报了三个,材料要的比较急,他及时帮忙完成了申报,而他自己的课题却落选了。他无数遍督促多位同事要重视职称评聘,而自己晋升正高级职称的事情却因工作忙放下了。

新闻工作是传承性很强的职业,前辈对后辈有着极深的影响,王岩选择的是既严厉却又最温暖的方式,让批评变成更容易接受的建议和鼓励。即使不是他值班,他也关注着报纸,发现版样上的差错会私下提醒编辑。他常常督促多位同事要重视职称申报,而自己晋升正高级职称的事情却因工作繁忙一拖再拖。他嘱咐生病的记者“别太累了,好好休息”;他帮助休假的同事浇花,“放心吧,两天一浇”……

市委宣传部理论处有次准备在省级报纸上刊发一篇经验类稿子,因要求比较高就找王岩帮忙。这本不是王岩分内的事情,但他很爽快地答应了,且很快就成稿,后来又不厌其烦地做了几次调整。理论处处长曹金萍说:“他这样帮助成全别人的时候很多很多,无论什么工作找到他,从来没有说过一个‘不’字。”

沈阳日报原时政新闻中心主任、现任沈阳机床集团宣传部部长黎先东曾与王岩搭班子共事,那几年也是沈阳日报时政新闻和评论工作进步最快的几年。搞评论的人常被身边人抱怨为枯燥,但是与王岩的合作是畅快淋漓的。“那段时光是生命的绽放,至今夜深人静时,只要稍稍凝神,就能听到他讲话的声音、语调、节奏,他的笑声仍回荡在耳边……”

在王岩的告别仪式上,沈阳文明办主任刘庚杰当场泪洒衣襟,他说,王岩是沈阳新闻宣传战线的榜样!市委党校副教育长贾金杰与王岩从未谋面,只是多次电话沟通稿件的事,在送行的队伍里她流着泪说:怎么也想不到第一次见面竟是在这里!

他的忙碌,是因为他习惯于攻坚克难,迎接挑战;他的不拒绝,是因为他是一个爱心和能力的拥有者。

生活简约

他是淡泊名利的快乐人

王岩有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庭。老父亲今年80多岁了,母亲四年前去世。王岩每天早上只要有空,必去父亲那里看看,送点东西,陪着吃顿饭,再去上班。父亲多年自费订报,每天阅读,尤喜和他谈论他编写的文章和版面,可也经常赶他走:“你忙,快去吧,我没事。”父亲知道他心里装着工作,知道他的时间金贵。

王岩的姐姐把他的辛苦、疲劳都看在眼里,可他在报社究竟是个什么职务却不知道。有时候姐姐就会忍不住问,结果他就一个“嗯”字了事,什么也不说。当年王岩的母亲去世时,知道的人很少,只有一些亲戚同学来帮忙,显得很冷清。而王岩去世后,各界人士前来悼念,其中包括各级领导,这让家人深感意外。姐姐都说:“他在家里从来不说这些事,不提自己的社会关系,我们都不知道……”无论是妻子评聘职称还是孩子就学,王岩从来没有动用任何社会关系。王岩就是这样的人,一个守住宁静平常之心的奋斗者,一个淡泊名利的快乐人。

在采访中,记者还发现了王岩和家人们的一个共同点:简朴。

王岩开着一辆老雪铁龙,这部陪了他14年的“老爷车”,不久前又一次坏到了半路上,当时他正急着去市委党校开会。这次经历让他终于下定决心换车,可是一看二手车报价就值5000元,他又不换了,打算凑合到彻底开不动为止。一个款式简单的挎包已经背了10年,拉链都坏了。一台老式的德生收音机是夫妻俩的宝贝,每天早上准时打开收听新闻。衣柜里,一套西装已经穿了好多年,有些新衣新鞋都没有拆封,他总是说“能用的先用着,那些新的先留着吧”。家里椅子坏了,夫妻俩过年前就张罗着要换,可是直到王岩去世也没换……

对自己节俭,对他人却慷慨。十多年前,一位小学、初中的同学去世,媳妇工资不多,孩子上小学时需要6000元钱,王岩把同学们召集来,请大家每人出点力,剩下不够的由他来兜底。在大家共同努力下,孩子不断进步,去年考上了全市重点高中,王岩又给孩子转去1000元钱。

在创作“幸福沈阳”主题评论时,王岩曾多次与妻子讨论“幸福是什么”。妻子假装埋怨他:“你都没时间陪我吃美食,玩时尚游戏,咱这幸福指数就太低。”王岩笑着说:“平淡就是幸福,知足也是幸福。幸福是付出,幸福是分享,幸福是回报,幸福是感恩!”对于他的亲朋,对于他的战友,对于无数熟悉他的人来说,就像他倾注无数心血的“十二论”,这个“幸福论”也是王岩人生的亮点。而“幸福论”最大支撑点就是他的责任与担当。初识王岩,他给人的印象略显高冷,不苟言笑,但深入接触之后,会发现他是外冷内热的“暖水瓶”,内心是个“熔岩”。

至今,他的大学同学还记得一件趣事:刚上大学时,全班35人,只有8个男生。班级组织活动去滑旱冰,好多女生不会滑,男生个个潇洒地给女生做示范,让人觉得男同学天生就会滑旱冰。谁也不知道,为了做好保护,避免女生受伤,是王岩带领其他7个人提前去学,练习的过程中没少摔跤……在王岩去世后,同学们集体他写了一封信,信中说:“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块独特的拼图,只有当两块拼图的边界互相弥补时,才能和谐共存……但你是一个能为别人而改变自己形状的人!一个人要怀着怎样的善意,达到怎样的境界才能和所有人边界吻合!正是因为你在我们中间,才把所有的人都拼在了一起,让我们成为一幅美好的画卷!”他是一个有黏合力的人,而这样的黏合力同样来自他的责任与担当。

据王岩的姐姐说,家里就属王岩和他的父亲、他的女儿三个人性格最像。

王岩突然去世后,全家人最担心的就是怎样告诉刚到里斯本的女儿,没想到她知道消息后强忍着悲痛,反过来在电话里安慰妈妈:“家里还有我呢!”她仿佛一下子长大了许多,那份坚忍和顽强仿佛就是王岩的影子。如今在异国的夜里,女儿在深深地怀念:“愿此后我的眼睛就是你的眼睛,我会带你看遍未来世间一切风光秀丽……”对于王岩的女儿来说,她有一个最大的遗憾:她最敬爱的爸爸第一次食言了——他不能参加自己的毕业典礼了。今年春节前后,女儿作为交换生前往里斯本继续求学,到北京送行时王岩允诺说:“明年你毕业的时候,爸爸一定请假,和妈妈去参加你的毕业典礼,看着你戴上四方帽……”

不过,她依然特别知足,因为她继承父亲的“幸福论”,继承了这个家庭最富有生命力的基因——责任与担当。

春尚早,夜未央。一场绵绵密密纷纷扬扬的雨转大雪翩然而至席卷全城,打湿了人们的衣襟,也滋润了辽阔大地。3月7日送别王岩时,又一场大雪飘落。王岩的文友、市文联副主席王英辉说,我们是唯物主义者,不相信天人感应,但主观见之于客观的情绪,平添了我们的悲痛,并不由得引发一场生命之问。

是的,生命终究有限,这一生向何处去?每个人究竟怎样活?所有人对王岩的深沉怀念,证明了他生命的意义,更证明了在时代飞速的前行与变幻中,社会主流价值对于这样的人生意义始终不曾改变的渴望与崇敬。

斯人无言,但影响不绝,至今仍有大量的追忆王岩的文字在网络空间里涌流,多到无法完全统计。人们在追思,更在追问,像王岩那样,在学习中备感充实、在奋斗中收获喜悦、在给予中得到快乐、在平淡中享受幸福,这样的生活,难道不是最美好的吗?!

春回大地,温暖人间。

人生也有四季,而他把一生都活成了春天!(本报报道组采写 刘妮执笔)

12省调整政府领导分工 32地迎新任"一把手" 2月,天津、辽宁、浙江、安徽、福建、江西、湖北、湖南、海南、广西、云南、宁夏等12省区市政府发布最新领导分工,各地新就任的省级政府副职分工确定。【详细】

湖北黄陂美味豆丝

武汉百步亭万家宴

年终奖PK大赛来袭